Rss阅读  网站导航  OA登陆  邮局管理
1 2 3 4
民风异俗
 当前位置:首页 > 旅游观光 > 民风异俗
婚姻礼俗
来源:湘桥区人民政府公众网 浏览次数:6154 字体:【
      随着时代的发展,潮汕人的婚礼已越来越富于时代气息了,不少青年男女早已摆脱了“父母之命,媒妁之言”的婚姻习俗。然而,传统婚礼还存在,特别是在偏僻地区。 
      一、定 亲
      蔡泽民的《潮州风情录》,对潮州婚礼程式做了较为详细的记录,兹转录如下:提亲,亦称求婚。即由媒人到男方提亲,或由媒人先到男方介绍女方情况,男方认可再到女方提亲。
      合婚。这里有两个环节,比方提亲认可后,即由媒人把女方姓名、生辰八字、籍贯、祖宗三代写成庚贴送交男方。三天内若男方家里没有发生意外不吉祥的事,如碰破碗、锅等,这叫做“三日好”。有这个好兆头,男方才答应互换庚贴。换了庚贴再各自请人占卜合婚,确认男女双方中相生还是相克;如果相克,婚事只好告吹。
      定亲。合婚之后,就进入了定亲阶段,即由男方备礼物到女方定下亲事。礼物通常是一对金耳环或一枚金戒指,也有送金项链的,还有白糖、面条,这是表示订婚的信物。女方在定亲礼时,要给亲朋邻里分送糖果饼食,告知亲事已定,定亲后便行聘礼。
      行聘,亦称送聘。过去的聘礼,富有人家是金银、彩缎、猪羊、酒果;贫者则是槟榔、鸡酒而已。潮州人把槟榔当作吉祥如意的象征,这是甚有特色的行聘礼物。现代的聘礼包括实物和现金。实物必备四式以上:白糖、面条、大吉(潮州柑)、金银首饰、布料、饼食等,但不能为奇数,务必偶数。现金也称为聘金,分一份、旱份、四份不等,但都是成倍数。在买卖婚姻相当盛行时,聘金多少成了婚姻成败的关键。双方为了避开赤裸裸的讨价还价,便把聘金美称为“茶仪”,使它变为男方对女方父母育女的报答之意。“茶仪”以一担茶为单位,双方通过媒人两头奔走,定下了双方都满意的担数,然后按市价换成现款,尔后才行聘。男方有的早在定亲阶段就预支了部分“茶仪”,这就是买卖婚姻最为商品化的典型(解放后,这种买卖婚姻已在潮汕地区基本消失)。在送聘中,女方要有回礼,把聘礼中的饼食部分退还,并回赠“鸳鸯蕉”、桔、猪心等。鸳鸯蕉即两个并生的香蕉,象征百年偕老;桔谐音“吉”,象征大吉;猪心(一半留在女方)象征同心。双方这时还要用对方礼物中的饼食郑重其事地分赠给亲朋邻里,报告结婚喜期。亲朋邻里也要回赠礼物表示祝贺。
      请期。行聘礼后,就要选择结婚的日期,并转告女方,包括通知女方什么时候剪裁结婚礼服,什么时候“挽面”(开脸,即用线绞去脸上的汗毛),什么时辰沐浴,什么时辰迎娶等。请期所请的时辰大多在黑夜里,潮俗保持黑夜迎亲的婚俗,实是远古的遗风。在古时候,婚礼总是以昏为期,因此迎亲一定要在黄昏之底甚至深夜。因此,《释名》给婚姻下定义说:“婚,昏时成礼也;姻,女因媒也。”《白虎通义.嫁娶篇》也说:“婚姻者,何谓也?昏时行礼,故谓之婚”。
      粤东的饶平姑娘,每当她们到了适婚年龄,为了祈求得到一个如意的夫婿,元宵夜里她们总是成群结队地跑到菜园里,坐在芥菜上(芥菜,潮俗称大菜)虔诚地祷告:“坐大菜,将来嫁个好儿婿。”如果是儿女年龄大了,而婚事又迟迟不就,做父母的当然心里焦急。于是,他们往往向别人家要来一条捆缚烟叶的草绳,带回家门口念念有词地说“奴个姻星浮了。”
      饶平人当男方给女方送去了聘金、聘礼后,女方应该回赠一块割而未断的猪肉,美名曰“鸳鸯肉”以示,“血肉相连”。新娘子出嫁前的沐浴、更衣更有一番讲究:浴盆中须放人石榴等十二种植物的花或叶,浴毕,让新娘坐在浴盆里吃下两颗熟鸡蛋,以祈婚后产育顺利。而且,新娘穿的衣服里里外外都不能缝上袋子,意在不把父母的幸运带走。
      二、迎 亲
      迎亲,这是新郎到女家迎娶新娘的仪式,也是婚礼中最主要的程序。迎亲有两种:一种是新郎迎亲,另一种是男方请“好命人”代迎。新郎迎娶之前,新娘要“分钱米”,即把一大堆混有钱币的大米,均分给家中兄弟姐妹,表示把财富分给大家。沐浴时,要用仙草、石榴花沐浴。浴毕则站在一只预先准备好的竹箶(大笸箩)里,由男方派来的“好命人”替她穿上结婚礼服。打扮好之后,向长辈一一告别,由未婚的弟弟送至门口,再由“好命人”搀扶上轿。这时,新娘往往放声大哭,这叫“哭嫁”。一方面是为远别父母亲而哭,另一方面据说只有流泪,才能使娘家富裕。新娘走后,家人要即刻关闭大门,以期今后不会因夫家发生意外或夫妻闹翻而离异回转娘家。
      新娘的嫁妆过去一般是衣服木箱之类。过去隆重的陪嫁,就是“全厅面”。“全厅面”即新娘到夫家后,卧室、堂厅上面所必需的一切物品,如炕床、圆桌、鼓椅、成对交椅、皮箱、五桶(饭桶、碗桶、脚桶、腰桶、马桶)、梳妆台、金银首饰等。还要用红口袋装上谷种,用整根竹苗当扁担挑着,随着新娘带到夫家。替新娘挑随嫁物品到夫家的人叫“青郎”。
      彩轿来到夫家门口,夫家要放鞭炮迎接。新郎用脚踢轿,卷轿帘,拔下新娘头上的如意,往新娘额上作势欲扎。踢轿、扎如意,意在给薪娘下马威:今后一切须如夫意。这是夫权的暗示(有趣的是,新娘临睡前要“使劲”踩新郎一脚,作为对扎如意的报复)。接着新娘在伴娘搀扶下跨过门槛底下一堆燃着的“火烟”。新娘进门之后,要在婆家请来的“青娘母”陪伴下,与新郎吃“合房圆”,进洞房,上厅堂给长辈、平辈端茶行礼等。这时,青娘母应在旁诵祝颂歌辞。例如:《新郎踢轿门歌》姜叶红,就请娘仔过君旁。今日就是好日子,二人相惜心相同。
     “开轿门,跨火烟”歌二首 
      手牵阿娘跨火烟,夫妻偕老二百春。
      金马上堂玉堂客,五代同堂公抱孙。
      火烟踏毕步再移,轻轻迈步入房边。
      梦得明年得贵子,双双贵子读书诗。 
      新娘举步踏火烟,早得麒麟是男孙。
      夫唱妇随同心腹,孝顺爹娘欲殷勤。
      金莲移步踏火烟,夫妻偕老百年春。
      儿孙金马玉堂客,五代同堂孙抱孙。 
      进厅歌
      火烟踏毕步再移,款款莲步进厅边。
      金玉满堂福禄寿,来年定得状元儿。 
      进房歌
      阿娘玉步进房中,琴瑟和鸣早得男。
      夫荣妻贵同偕老,子子孙孙掌朝纲。
      佳人进步洞房边,好像唐朝郭子仪。
      七子八婿来庆寿,儿孙个个穿锦衣。
      新娘移步进蟾宫,鸾凤成双得和鸣。
      老君来送麒麟子,代代儿孙做公卿。
      婚宴举行的过程中,新娘照规矩是不能出来坐席的,只能在洞房里头,由婆婆或是小姑送一点东西进来吃,宴席吃到差不多时,就由婆婆带新娘出来向亲友客人们敬茶,或者敬槟榔。以前,敬茶的时候要严格按照辈序,但现在就简化了,只需一桌敬完再敬一桌。敬茶的时候,婆婆要在旁边挨个教给新娘:这个是谁,那个叫什么。长辈喝下一杯喜茶,就得回赐一个红包,并说上一些祝福的话语。
      娘家在新娘迎娶当天,要派小舅子送百合汤赠与男方,愿新娘在婆家人人合意。第二天要给新娘送木耳猪心汤,期望新娘不要忘记娘家亲人。第三天,新娘还要举行祭祀主宰功名利禄的司命帝君,并举行“开井”、“舂米豆”、“搅潘缸”等仪式。四个月后,新娘要举行“归宁”礼,即回娘家。连续三次,俗称“头返厝”、“二返厝”和“三返厝“。头两次回娘家,新娘需在娘家吃过了午饭,但未见娘家晚饭炊烟之前就得返回。只有第三次才能在娘家住上几天,好好倾吐思念父母之情。
      饶平的风俗,在新娘的嫁妆中,一定有针、梳子等。到了夫家后,新娘把针分别送给上门的亲戚,表示要和他们切磋手艺,梳子则象征着新娘做事有如梳头,有条不紊。
      惠来县葵潭一带的姑娘出嫁到夫家后,要把从娘家带来的两株连根的草头香(莎草)配上两株良蕉(美人蕉,与“良宵”谐音)种在夫家菜园里,以祈福禄联绵,千子万孙。
      这里的姑娘出嫁时还有分赠“姐妹钱”的习俗。“姐妹钱”是由前来迎娶的新郎分赠给送新娘上路的弟妹们,一般是4元4角8分。分赠姐妹钱选一对男女代送,含意是“好”。448 分,寓“世世好”和“世世不分(离)”之意。
      惠来民间婚礼另有特色:新娘将入夫家门时,屋里人都要回避。新郎在新娘尚未到来时,要用瓦片做成一个叫做“阴子”的圆筒放在门坎上,里面装着百合、甘草等,寓意百年和合、同甘共苦、阴调阳顺、福荫子孙。然后站在门坎上伸出一只手按在门框上,让新娘从新郎腋下钻过去,跨过门坎及瓦筒。接着,夫家人方可出来相会。
      饶平海山镇,新娘出嫁那天要与兄弟分钱米。由母亲在簸箕或竹筛中放上钱米,用力摇簸,边摇边念:“簸圆圆,簸后儿孙大有钱;簸匀匀,明年抱个男外孙。”然后把钱和米按兄弟人数和女儿各分一份,新娘拿后装入一个特别制作的肚兜,将钱米放在夫家的米瓮里。
      揭阳民间婚礼,在新娘出嫁当天,新娘的兄弟要先备好礼品到男家,这礼品有雌雄鸡一对,还有一瓶化妆油。小舅子到了亲家家里,会受到热烈款待。
      普宁人在回赠男方送来的聘礼中,除糖果外,还送上了春草二棵,谓之草头结发;猪心一个,谓之同心;五样种子(稻谷、绿豆、酵母饼、龙眼干、薯粉丸),谓之五子登科;香蕉若干,谓之招子成行;甜糖乌豆球,谓之拿给箕裘。另外,有的新娘出嫁前夕,还要邀同辈姐妹吃“厚合”甜菜,并一起睡在下垫稻草上铺草席的灶前。为什么有这习俗呢?传说以前有一继母,虐待前氏女,十分残酷,即使是姑娘临嫁日子,也不给她好脸色,反而喝令她在灶前席地而睡。没想到这姑娘嫁过去后,夫家立即发迹。因此,人们纷纷仿效,以至相沿成俗。
      澄海流传一首“出嫁歌”,其词曰:
      正月荆春萝,四娘欲嫁物哩无,
      也无剪刀共鞋尺,也无梳仔好梳毛。
      急急寄字分大哥,大哥赠伊金被箱,
      二哥赠伊金鸳鸯,三哥赠伊金交椅,
      四哥做官未返圆;大嫂赠姑头上钗,
      二嫂赠姑脚下鞋,三嫂赠姑龙凤髻,
      四嫂赠姑鬓脚钗;外公外妈赠耳钩,
      内公内妈赠枕头,同寅姐妹赠雨伞,
      雨伞挈起遮娘头。
      这反映了澄海的婚礼习俗:姑娘将要当上新娘时,亲朋好友都会纷纷向她送礼,这叫“送花粉”。新娘将嫁妆和亲朋所送礼物带过夫家后,都堆放在新婚床上让人观看。嗣后,从嫁妆布料中,找出合适的布料分赠给家公、家婆及丈夫的姐妹兄弟,以示礼貌。观看新娘的人要给新娘“赏面钱”(见面礼)。新娘将这些赏面钱敛在一起后,送还家公家婆。实际上,家公家婆过目后,一般分文不取,送回给新娘做私房钱。
      新郎在布置新房时,要举行庄严的“安床”仪式。安床之时要请算命先生择日,床头朝向也有个讲究。在安床时,要做“四句”以图吉利。如:
      良辰吉日来安床,东西南北向四方。
      月老仙翁童子到,明年公妈来抱孙。 
      一盘大桔放落房,新娘进房教新郎。
      明年双生两贵子,一个尚书一侍郎。 
      大被来牵四角头,千子万孙发齐齐。
      招财进宝童子到,寿比南山福禄高。
      安床完毕,要将一条“安床大吉”的条联以及事先请到的神符贴在床上,然后叫一个男孩到床上躺一会,意味着早生贵子。忌床刚安好,女子便坐到床上去。还要祭拜祖先,告诉家中又有人成家立业,并做“四句”云: 点起喜烛照万庭,满堂光辉大光明;金龙飞舞真富贵,欢喜鸾凤共和鸣。
      潮阳女子出嫁,也保留着一些古老习俗,如“吊猪[月劳]”。过去,新郎家前来迎娶的花轿,轿前必须挂一块肥猪肉。传说此俗始于明代。当时任江西提学的县城人李陵告假在家,一日见到邻居抬着花轿要去娶新娘,李陵说此日是“罗猴”(民间传说中凶煞的一种动物)弄食日,不吉利。但花轿已经出门,邻居请教李陵有何解救方法,李陵便建议在轿前吊一块猪[月劳]。如果遇“罗猴”,猪[月劳]可为食物,新娘便可保平安。邻人照办,果然无事。此后,其他人家要娶新娘,也依法在轿前“吊猪[月劳]”,以避煞驱邪,逐渐形成习俗,沿传至今。现在虽然没有花轿,但仍然有人将一块肥猪肉挂在载新娘的自行车把上。
      当新娘艳妆浓抹、将上花轿的时候,新娘娘家的人,便要端一盆清水,向花轿泼洒,边泼边念:“钵水泼上轿,新娘变新样。”寄寓对出嫁新娘的祝愿。不过,现在泼洒的当然不再是花轿,而是自行车或是摩托车、小轿车了。
      海丰陆丰一带人家,新娘在出嫁前,要穿上“嫁衣裳”,“嫁衣裳”通常由五件上衣组成(也有三件或七件的)。上面一件由夫家送来,多为礼服;第二件为苫麻衫,必须反面穿上;第三件为白衫,俗有“死人打扮”之说。穿好出嫁衣裳之后,这才哭辞父母上轿。
      另一习俗是“镖青”。“青”是用榕树枝叶做成的,在轿子抵达新郎门口时,由陪轿的“好命人”把从新娘家带来的“青”镖上新郎的屋顶,并念四句云: 青嫖上去,五男二女。白头到老,美满如意。
      新郎新娘首次同桌用膳,由“好命人”喂之,各自吃半碗饭后,交换剩余的吃下。合卺时,夫妇坐在床的两端吃“合房圆”,仍由“好命人”喂之,也在吃一半之后将剩余的交换着吃。
      新房的床头要放置一对油上漆的枕头,暗喻夫妻感情“如胶似膝”。如果事先了解到新人对漆过敏,可改用竹制枕头,则是取“同心同德”之意(潮语“竹”与“德”同音)。有的眠床的纱橱顶上还放上一支竹扁担,意味夫妻俩将共同肩负新家庭生活担子。新娘的嫁妆中,过去还必须备有两双木屐,除方便日常生活外,也取“同偕老”或“亦步亦趋”之意。
      新娘过门后,隔一天清早就要起床下厨,亲自做一碗甜米饭,待家翁、家婆及丈夫的兄弟姐妹起床后,请他们各尝一点。据说,这碗甜饭,糖要从娘家带来,做饭时还必须将一口自己的唾液掺进米汤中。当然,唾液掺米汤得悄悄进行,吃的人也不必多问。这一习俗意味着夫家的人吃了含有新娘唾液的甜米饭,新娘和全家大小就能融洽相处,生活和睦。
      新婚三天内,新娘子与公婆应避免相见。第四天一早,新娘要到新居所在地的公共井汲水。汲水前先将一小撮红糖和一小撮由娘家带来的泥上投入井中。这是为使新娘此后不致“水上不服”,且能和邻里和谐相处。
三、闹洞房
      无论是哪一个地区,婚礼的最高潮是“闹洞房”。潮汕也如此,无论老少、贵贱、贫富、相识或不相识,只要说声“看新娘”,“青娘母”就会马上掀开门帘,让新娘到门口给客人敬茶、敬槟榔,并赠送上绣祥禽瑞兽、四时佳果的各式香包。香包是新娘出嫁前躲在闺房里刺绣的,人们要从这些刺绣工艺品的手艺高低、数量多寡来品评新娘的灵巧与笨拙、勤劳与懒惰。
      潮汕闹洞房之习俗中,最有特色的要算“做四句”。“四句”即“四句”顺口溜。你如果想一睹新娘的芳容,必须说出吉祥如意的“四句”,新娘才肯放下遮面的扇。如果有人说了不三不四的话,那么青娘就不让新娘放扇露面,只是客气地敬油、敬茶,请他再作佳句。也有一些生性诙谐的闹客,运用先抑后扬或先扬后抑的手法,把个新娘弄得不知如何回答。像 “新娘面似桃花红,在家上会交错(cag4)人。”这“交错人”三字,潮俗有两个含义:一是能联系人,团结人,属褒义;一是与人搞不正当关系,属贬义。当青娘听到这种歧义句时,立即警惕起来,准备作四句回击,忽又听唱道:“所错同寅好姐妹,学文学武学针工。”于是,喜娘便笑脸相迎,敬茶敬烟。又有的唱:“新娘娶进来,十年生九个。”这两句对于重视子嗣的潮汕人来说是吉祥的,没有想到调皮的闹洞房者接下去却唱道:“五个抽鸦片,四个赌纸牌。”这就大煞风景了。 
      四、海丰婚嫁渔歌
      海丰渔家人的婚娶,以渔歌贯穿迎娶的全过程,而且都在双方的船上进行。渔歌唱得柔婉动人,令人闻之动容。
      渔女出嫁之前,以送嫁为契机,女家母亲嫂嫂等亲人,要对着出嫁女,一边哭泣,一边唱歌,俗称为“哭嫁”。母亲要唱出对女儿的关怀及良好的家教,女儿则以声声呼唤,倾诉对慈母依依不舍的报效之情。通过平白如话的即兴词,把感情淋漓尽致地抒发出来,真切感人。如嫁女母亲所唱《叮咛歌》曰:
      灯笼光, 叮咛我仔早出门。
      夜来暗睏早走起(早起床),茶热水热敬老人。
      做人新妇(媳妇)爱勤谨,婆家唔比俺家中。 
      出嫁女所唱《心焦歌》则为: 阿公[口也],阿公啊,
      唔敢留孙加个月,
      唔敢留孙加一年。
      阿公[口也],阿公啊,
      养有男孙扶脚手,
      养俺女孙别人个。
      阿爸[口也],阿姆(妈)啊,
      疼我女子真无用,
      疼我女子乞别人。
      阿爸[口也],阿姆啊,
      大风大涌去讨赚,
      养育女儿恩如天。
      阿姆[口会],阿爸啊,
      无功无劳还阿姆,
      无功无劳还阿爸。
      出嫁女的嫂嫂、姐妹也用唱歌表达彼此间的深情厚意。嫂嫂唱《打扮细姑做新人》歌云:
      一只大船去过南,
      腊腊珠子买成双。
      桃红李白剪六尺,
      打扮细姑做新人。
      一只大船去过洋,
      腊腊珠子买成箱。
      桃红李白剪六尺,
      打扮细姑做新娘。
      无论是男家新郎的母亲、新郎的姑妈或男女双方的亲友以及新娘骂媒人,还是媒人对答,都用唱渔歌的形式来表达各自的真情实感,男女双方的渔船成为“对歌”的歌台。亲戚朋友的渔船往往停泊在旁听歌,凑凑热闹。良辰一到,新娘“好命人”牵过男方船中。“好命人”唱《拖松歌》:
      松头红,松尾拖,三十二岁做大官(家翁)。
      松头红,松尾青,三十二岁做大家(家婆)。
      松头接起,五男二女。
      松头接过来,添丁大发财。
      闹洞房时,新郎新娘要合唱渔歌,如《是阮(我们)二人唔甘嫌(不嫌弃)》:苦瓜甜,苦瓜揾糖嗦嗦甜。是俺穷女嫁穷子,是阮二人唔甘嫌。 
五、特殊婚俗
      过去,潮汕地区还存在许多特殊的婚姻习俗,如“粜米换豆”、娶接枝、童养媳、入赘、寡妇再嫁、走贼日、乞奸等等。随着社会的进步,这形形式式的婚姻习俗,有的已被淘汰,有的虽然尚存其名,但形式已完全改观。
      粜米换豆。这是一种交换婚的习俗。过去在穷困的农村,由于聘礼、聘金漫天要价,因此,许许多多穷家子弟都娶不起老婆。这对于重视香火的传延、子嗣承继的潮汕人来说,的确是个大问题。因此,如果家中有较多女儿的,有时为了儿子的亲事,不得不打女儿的主意。就是找一家同样有众多儿女而同样为儿女亲事发愁的人家,然后用交换的形式,即双方之间,甲方的儿子娶乙方的女儿,那么甲方的女儿就得给乙方当媳妇。更有甚者就是数家之间,商议妥当,进行多家庭的交换婚, 双方或多方经过若干次的协商停妥后就可以举行婚礼。这种婚礼与一般婚礼大体相同,不过在迎接新娘时不能走同一条路线,要互相回避。还有一条,必须在预先约好的同一日子,同一时辰接走新娘,举行婚礼,不得一方临时借故擅自拖延婚期。如果有一方确有特殊原因不能如期举行婚礼的,就得事先通知,另行选择日子。因为这种形式没有任何保障,因此,交换亲的双方总是担心“赔了夫人”。
      娶接枝。一个男子死了妻子后再次结婚,新娘被称为“接枝”。在过去,结婚那天,“接枝”新娘进门后要到丈夫亡妻的灵位前喊一声“××姐,我来了”或“先氏姐,我来了”,并行过祭礼。在新婚的第一夜,床底要多放一双女式鞋,床上要多放一个枕头。或者,这一天夜里新婚夫妻不同床。新妻子“头返厝”要回“先氏姐”的娘家,拜见她的双亲,并认作父母,然后方可回自己的娘家。
      娶接枝,有时是将妻子的妹妹作为接枝而娶过来。这多半是妻子得暴病或不明原因而死去。妻子如果是不明原因而死,她的娘家一定会兴师动众,问个究竟;如果是受虐待而死,则闹个天翻地覆;如果是死得突然,连夫家也始料不及,那也就情有可原了。但仍然要假闹一翻,这其实是一种仪式。当亡妻的母亲、兄弟和姐妹前来时,女婿要奉茶伺候。岳母接过后将茶泼掉,于是女婿必须立刻将妻子的死因及经过禀报一番。女方母亲即表示谅解,并念“过时过运”、“顺顺兴兴”等吉祥语。而亡妻兄弟则将其亡姐家的筷筒砸破,随后念吉祥语表示祝福。亡妻的姐妹们则默不作声,径自入房翻箱倒柜,将亡姐遗物带走,并带走外甥。有的时候,亡妻娘家怕女婿娶续弦,会使外甥受委屈,往往将家中未嫁女儿嫁过去做续弦。
      走贼日。走贼日是冲喜的一种通俗说法。不过,这里不是指新郎病了娶新娘过去冲一冲,而是指原来已订了婚的男方家里,倘若不幸死了父母或祖父祖母等亲人,结婚的日子为了避免冲犯,必须推迟到周年或者三年以后。有的人家为了不耽误婚期,同时也为了体现死者的儿孙已经成家,有福气,于是在死人未出殡之前,提前把对象娶过来,但不能称为“新娘“,而称为“孝妇”。娶的时间必须在午时以后,由新郎到女方家里迎接。女方家人把嫁妆装进春[木盛],上面点一上盏灯,出门时新郎挑春[木盛]在前。“孝妇”不能浓妆艳抹,只能穿便服紧跟后面。到了家门口必须举行二种仪式:首先是“探生”,即新娘到门时,不能立刻进入,先要在门外,探问死者是否“安康”以示对死者的关切。这时,就由家里的一位亲人站在门内,代死者回答平安,“安慰”新娘。然后是“见莿”,即进门之后,不是进洞房,而要到大厅同死者“见面”,行孝妇礼。“见莿”后,方可按孝妇身份披麻带孝,守灵祭奠。这种婚礼,最为尴尬。婚礼本来应是热热闹闹、欢声笑语,丧礼却是凄凄惨惨,悲悲切切。因此,来宾诸多不知怎样应付。因此便有不少这样的婚丧哭笑合一的趣联流传,如:红喜事白喜事红白喜事,哭不得笑不得哭笑不得。 来一口去一口来去无损,哭三声笑三声哭笑皆非。 遇丧事行婚礼哭乎笑乎细思想哭笑不得,辞灵柩入洞房进耶退耶再斟酌进退两难。
      寡妇再嫁和男子入赘。寡妇再嫁或男子入赘按现代人的眼光来看,是一件十分平常的事。然而,在过去,就不是一件简单的事了。那时候,寡妇再婚不但没有新婚的那一种形式,而且结婚时不能在娘家或者婆家,须走到另一个地方等待夫家来接。到达男方家乡时应先在村边的竹林下梳头,潮音“梳”与“修“、“竹”与“德”谐音,意即“修德”。在过去,封建礼教认为,女人再婚是“伤风败俗”的事,需要修德方能再嫁。然后在男方家巷边用谷苫围成一圈,在里边独宿一夜(寄意新家庭圆满和顺),第二天才可以与新夫同房。
      入赘是男子到女子家里为婿,又称“招入”。有的是男方贫穷娶不起媳妇自愿上门为婿;有的是女方家里没有男子,香火无继;有的是寡妇招入。女婿入赘,将来子女一般承女方姓氏。过去,入赘女婿在女方家族中地位极低,死后的家神牌位不准放在女方家族祠堂的龛上,只能迁回男方本家族祠堂。正如旧潮汕俗语所说:“后生分人招,食老归返乡。”人死了遗体也不得停放在女方家族的公厅和在那里办丧事。    童养媳:旧时一般人家生了男孩以后,唯恐儿子成年娶亲有困难,而生了太多女孩的人家又怕办不起嫁妆,或者有男轻女者,愿意把女婴送人。这样男方便抱女婴来抚养,作为儿子未来的媳妇,称童养媳。等到孩子均长大成人,不管是否有感情,便由父母择日(一般于除夕)让男女同房,称为分床。
      指腹婚(也称娃娃亲):旧交或要好亲友,由双方父母主,指定怀胎的二家婴孩出世后若是一男一女即作未来夫妻,称指腹婚。、男女双方长大后不管中意与否,由双方父母择日完婚,谓之“转屋”。 
【关闭】
栏目导航
景点图片
景点介绍
民风异俗
名优特产
旅游常识
热点文章
祭神习俗
寒食节
端午节的风俗
祭祖的习俗
潮州各村游神会时间
诞生礼俗
潮州方言
祭祀
潮州游神会习俗
潮汕人待客送客习俗
扫墓习俗
拜月习俗
成年礼俗
潮汕人外出习俗
联系我们  |  网站导航  |  公众留言
版权所有:潮州市湘桥区人民政府          ICP11104224号-2
主办:潮州市湘桥区人民政府办公室   协办:潮州市湘桥区信息管理办公室
电话:0768-2209217  传真:0768-2102309  E-mail:czxqjxj#163.com
(请您在发送邮件时将#号替换为@符号,邮件请务必写上简明的邮件标题)

建议使用1024×768分辨率 IE7.0以上版本浏览器